您所在的位置:居利家 >养老资讯 >养老动态 >失能老人由谁来护理

失能老人由谁来护理

  • 2018/12/02
  • 来源: 张家口新闻网
  • 分享到:

摘要:直面失能、半失能老人居家护理的困境,失能老人养老已经成为亟待破解的社会难题。在破解这一难题的探索实践中,有专业人士提出:眼下,我市养老服务体系主要由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两部分组成,出于传统观念的束缚,社会对后者往往抱有看法

直面失能、半失能老人居家护理的困境,失能老人养老已经成为亟待破解的社会难题。在破解这一难题的探索实践中,有专业人士提出:眼下,我市养老服务体系主要由居家养老机构养老两部分组成,出于传统观念的束缚,社会对后者往往抱有看法,但在日益严峻的现实养老压力,家政服务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以及家庭小型化趋势,已经难以满足失能老人的养老需求下,在未来越来越多的失能老人将加入到机构养老的队伍中去。

  保姆难请又难留

  “忒懒,把我放椅子上,一坐就是半天,裤子也不给我穿好,床单被褥也不勤洗,叫她推我到外面走走也不肯……”82岁的田女士嘟囔着,不时侧过脸,白一眼旁边的保姆。

  田女士几年前因脑溢血导致半身不遂,子女为她在市中心买了电梯楼,并请来保姆照顾生活。现在这个来自万全区的50多岁的保姆,已经是第五任了。

  因为不放心母亲与保姆独住,田女士的三个子女轮流负责买菜并送到家,每晚也都有儿女陪伴老人。但即使如此,田女士和保姆还是经常发生口角。她指责保姆“偷懒”、“虐待”,保姆则说她“糊涂了”、“乱骂人”,累得子女经常做“和事佬”,一边劝解老母亲,一边安抚保姆。

  “他们都劝我差不多就行,说现在保姆不好找。”田女士抱怨说,保姆整天要么让她躺床上,要么傻坐在椅子上,也不大陪她聊天,生活过得很苦闷。

  比起田女士,丁先生对保姆比较包容。今年71岁的丁先生每次见到42岁的女儿丁楠就感到内疚。他告诉记者,女儿在北京做财务工作,但每个周末都得回来照看躺在床上多年的自己,周一再赶回北京上班。多年的两地奔波,使丁先生从内心感觉对不住女儿。

  “我不是不想在闺女身边养老,在北京请保姆太贵了。即使是这样,之前也试过,但都是请来后干两三个月就走了,加钱也留不住。”他说,闺女平日得上班,白天留我一人在家,她也不放心。没办法才把我送回老家,好歹白天有保姆照看,晚上有其他亲人照料,闺女每周末回来尽孝,已勉强过了这么多年。

  “老街坊都怕我受保姆虐待,每天轮流来看望我,我是真心感激。从内心里,我希望能够多包容保姆一些,让女儿也放心些。”丁先生说,现在找个愿意照顾常年卧床老人的保姆实属不易,能够长期留下来的更不多,他总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保姆留下来的时间长些。

  杜晓林和哥哥姐姐约好共同给父亲请个保姆,可家政公司一听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就直摇头。

  失能老人家庭请保姆到底有多难?记者先后到我市几家家政服务公司“请保姆”。家政服务人员一听说是照顾卧床的老人,一些原本热情的保姆,又都坐回了原位。一位家政服务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来请住家保姆照顾老人的客户占总量约三分之一,但能够顺利签约的通常都是经济条件宽裕,并且老人生活基本能够自理的家庭。这几年受家政服务市场供需缺口加大,以及物价上涨等因素的影响,住家保姆的酬劳一直往上涨,如今全天候照顾失能老人的薪酬都在3000元以上,且加上包吃住等费用,实际的花费均在4000元以上,对于一般家庭的退休老人来说难以承受。

  “失能老人请保姆,稳定性差。”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稳定性”,是指一个保姆在雇主家干到3个月以上。由于照顾失能老人不仅需要保姆有爱心和耐心,还少不了要端屎端尿、擦身洗背,劳动强度比照顾能够自理的老人大很多,所以很多保姆干不了几天就退缩了。保姆在挑雇主的同时,许多老人同样也在挑保姆。隔三差五要回家、要休假的,脾气不好说不了两句就生气的保姆,最不受老人欢迎。这也注定失能老人家庭想要从家政服务公司找到一个称心的保姆很难。

  无奈送进养老院

  尽管养老机构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在“养儿防老”的固有观念影响下,把失能老人送进养老机构,对很多家庭来说是不得已的选择。据了解,在我市失能、半失能老人中,大多数还是会选择在家养老,只有很小比例的老人,因为各种原因住进养老机构,在护理人员的照护下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这里蛮好的,有人给剪发、洗澡,定时吃饭、喝水,有要求说一声就有人来帮忙,照顾得很细心。”说起目前的生活,79岁的沈女士脸上笑眯眯的。不一会儿,又黯然神伤起来,“我家条件挺好的,就是孩子们都忙,要是腿脚好了,我想搬回家住。”

  大约半年前,沈女士因糖尿病并发症住进医院。出院后,尽管心里不大情愿,行走不便的她还是被子女送到了养老机构,过起了由专人照料的集体生活。几个月过去了,虽然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但沈女士最惦记的还是回家。

  苏卫红今年65岁,2009年入住养老机构。护理人员说,苏卫红刚来时经常有情绪激动、行为暴躁的情况,现在虽然有时候脾气依然大,但是经过9年的相处,已经可以听得人劝了,她会把胖胖的护理员叫“胖嫂”,把护理长叫“姐姐”。

  10月21日早晨,正好是周日,苏卫红的儿子准时来探望母亲。10时左右,苏卫红的儿子带着水果和母亲换洗的衣服来了,这时候苏卫红正拉着“胖嫂”陪她唱歌。儿子和苏卫红大约唠了一个多小时家常,已到了午饭时间。临别的时候,苏卫红拉着儿子的胳膊,非要让儿子把夹克外套的拉链一直拉到头,看到儿子照做了,苏卫红才挥挥手让儿子离开。

  苏卫红刚生病那阵子,儿子还在读高中,苏卫红整天在家里闹腾,全家不得安生,只好把苏卫红送进养老院。苏卫红的儿子说,当时考虑送到养老院的成本最低,又有专业的护理人员比较放心,其间已经换过3家养老院,直到2012年入住到了这家医养结合的养老院。

  这家养老院的工作人员还记得,当时苏卫红的丈夫和儿子带着她来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跪下了,求养老院接收苏卫红。

  从事7年养老机构管理工作的王振富说,“由于护理失能且情绪暴躁的老人强度大、难度大,且容易发生意外、影响他人休息,因此许多养老机构不愿意接收。这比接收失语的失能老人更困难。”

  市养老服务协会、桥东区红旗楼阳光家园养老服务连锁机构创始人范为华介绍,在我市,养老机构接收入住的老人中,70%以上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她表示,现在家庭结构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中青年面临工作和生活双重压力,家庭财力、人力的大量消耗和付出,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也会受到严重影响,难免力不从心,必须承认这些失能老人给家庭带来很大负担,让这些老人能够安度晚年,是机构养老应该承担的责任。

  护理需要专业化

  无论是居家养老还是养老机构养老,失能老人的护理都显得尤为重要。据专业人士介绍,失能老人的护理需要医护专业知识。从专业护理的角度来看,居家养老无论是选择家人照顾还是由保姆照顾,都或多或少存在瑕疵,比如压疮又称压力性溃疡、褥疮,走路“挎篮画圈”等现象,都是错误的护理方式留下的后遗症;比如痉挛是脑卒中常见的并发症,有的家属上网查资料让老人练习握力圈,最后增加了肱二头肌的压力,反而加重了“挎篮画圈”的趋势。在康复领域里,错误的照护方式比不护理还要糟糕。进行正确的康复照护,就是让专业人员去做,最好是在康复治疗师的指导下进行训练。

  据了解,目前我市长期照护机构更倾向于提供专业化程度低、供给难度小的劳务型服务,比如,喂饭、喂药、穿衣、洗漱、洗衣、打扫等,而对于一些专业性要求较高的服务,或者满足老人多样性需求的服务则提供的较少。

  失能老人所需要的专业护理要依托医疗、康复、护理资源三者协同展开,这对一般的家政或养老机构而言门槛不低。一位康复治疗师说:“就拿脑卒中这种常见病来讲,伴随老人的痉挛、语言交流障碍,以及呼吸道、消化道、泌尿道这三个开放通道的护理,就需要由医生、运动治疗师、言语治疗师,还有包括一些心理医生、社会工作者、家属共同来组成一个治疗小组,对患者进行康复照护。”

  从我市8.53万失能老人群体的养老需求来看,一方面应加强对家政服务机构的监管和建立标准化;另一方面为失能老人选择医疗专业护理养老机构进行养老,不失为一种良好的解决方案。

  如何照护一位失能老人是一件漫长、繁琐的事情,照顾过程中会因为老人越来越糟的情况变化,给照顾者带来许多的困扰。但无论怎样,照顾好失能、半失能老人,是家庭和社会共同的责任,让他们拥有尊严地度过晚年生活。

本文章与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本文章禁止转载

网友0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