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居利家 >养老资讯 >养老动态 >苏州乡镇敬老院逐步“变脸”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苏州乡镇敬老院逐步“变脸”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 2019/07/17
  • 来源: 网络
  • 分享到:

摘要:昨天,苏州市民政局通报了苏州市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上半年进展情况。通报中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共有76个镇(街道)已启动辖区内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工作,占镇(街道)总数的81.7%。

昨天,苏州市民政局通报了苏州市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上半年进展情况。通报中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共有76个镇(街道)已启动辖区内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工作,占镇(街道)总数的81.7%。其中,有27个镇(街道)已建成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包括已正式开业运营的8家。

作为2019年度的政府实事项目之一,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在乡镇敬老院基础上升级改造或新建,既能集中供养城乡特困老人,又能为低收入老年人及高龄、独居和失能、部分失能老年人提供医疗护理、康复保健、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全托、日托和临托服务。这种公建民营的“养老服务综合体”,能否在兜底保障基础上,弥补目前公办养老机构的“短腿”?日前,记者选取了典型案例进行深入采访。

A、“转型”半年已有58名老人入住 护理、康复是扭转乾坤的“法宝”

从苏嘉杭高速常熟东出口下来没多久,就是常熟古里护理院和古里银龄公寓。这座在古里镇敬老院基础上改造升级的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从今年春节后投用至今,已吸引了58位常熟本地老人入住。

今年86岁的朱桂英和90岁的丈夫陈龙福是首批入住的老人,两人住在一个双人间,安静清爽。记者采访时,恰巧遇到了两人的小女儿陈文芳,从家里到护理院,陈文芳需要辗转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但在她看来,比起父母在周全又细致的护理下,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这点舟车劳顿微不足道。我父亲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只是希望他‘临走前’过得好一些,没想到才在这里住了半年,他的状况就好了许多,现在他头脑越来越清楚了,也认得出我了。”陈文芳激动地说,她和哥哥姐姐平时都挺忙,实在腾不出空照顾二老,护理院的优质服务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朱桂英右眼失明并且患有高血压性心脏病,陈龙福脑梗塞后全瘫在床,目前在院接受全护理特护。他们所在病区实行的是小单元护理,一个楼面18张床位配备1名医生、5名护士以及四五名护理员。看病、基本抢救、输液、康复治疗等一站式搞定。令陈文芳满意的还有古里护理院完备的硬件条件,房间不仅配备空调,还安装暖气片,并且一直延伸至走廊过道。“苏州的冬天湿冷,有了暖气能缓解老人的慢性病。”陈文芳说。
苏州乡镇敬老院逐步“变脸”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康复治疗、单元护理正成为古里护理院的“金字招牌”。改造之前,这里是供养本地特困老人(五保老人)的乡镇敬老院,设施陈旧、护理跟不上、定向供养,以至于250张床位入住老人不到20人。

顾小妹是古里镇人,半年前老伴去世后,行动不便又患有慢性病的她就住进了古里护理院。她说,去机构养老,最好能离家不离镇,原来的敬老院只能养不能医,有病还得外出就医,对自己没有吸引力。而现在自己能安心在家门口养老了,子女来探望也方便。

负责古里护理院和银龄公寓运营管理的常熟市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负责人朱继军告诉记者,2015年常熟实行特困老人集中供养后,乡镇敬老院面向社会老人开放,价格不高,但针对的是生活能自理老人,而当下愿意去机构养老的老人90%以上是有护理、康复需求的,这也许是乡镇敬老院缺乏吸引力的主要原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部分公建公营的乡镇(街道)敬老院最初的功能定位就是供养本地特困老人(五保老人),然而随着全市城乡特困对象的不断减少,部分市、区采用特困老人集中供养模式,镇(街道)敬老院服务功能逐渐弱化,乡镇敬老院的处境更为尴尬。继续经营,则面临连年的亏损;及时止损,又让良好养老资源闲置。一边是很高的床位空置率,一边是旺盛的康复、护理需求,“公建民营”这种模式不啻为一种创新,更可盘活闲置资源,满足市场需求。

B、民企“托管”社会责任不少担

兜底保障还要助浴助餐

按照苏州市人民政府出台的《关于苏州市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到2020年,全市所有编入行政区划目录的镇(街道),根据老年人口分布及养老服务需求的实际情况,原则上应建有一家150张床位以上、以医疗护理为主、公建民营,具有保障功能的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2018年上半年,通过公开招标,由常熟市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社会化运营原古里镇敬老院,改造并设置古里护理院和古里银龄公寓,按照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的要求,为入院老人提供集预防、医疗、康复、保健、护理等于一体的服务。护理院一期已建成床位99张,二期规划床位215张,养老公寓可容纳30位老人入住。

记者了解到,常熟市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由常熟文旅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苏州福星医疗养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一方是常熟的国企,一方则是拥有14年医养结合服务经验的连锁养老服务机构。除了承接古里镇的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常熟市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还同时承接运营常熟市梅李镇、大义镇、浒浦镇的“养老服务综合体”。

朱继军说,双方签约的时候有约定,对原来入住老人3年不涨价,新入住的老人收费低于常熟市同等标准养老机构均价的20%-30%。同时,他们还向本辖区老人提供助浴服务,下一步还计划提供居家养老护理服务以及本地日间照料

中心的助餐配送服务。

张家港锦丰镇社会福利服务中心也在逐步转型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这家由锦丰镇政府出资兴建的养老综合体,包括敬老院、护理院,设计床位350张,其中护理院将于8月份启用。目前已选定一家上海的养老服务公司负责管理运营。

“在保障本地特困老人、特殊困难对象、困难残疾人,优先收住本镇社会老人的基础上,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可以向社会开放,政府提供指导性的价格。”锦丰镇民政办主任倪宏说,医养融合后,小病不出院,大病转诊也有“绿色通道”,能更好地满足本地居民的多元养老需求。

C、政府确定最低和最高“标准”

入门条件“苛刻”竞争激烈

“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采用政府主建,通过合同外包、委托管理、社会合作等方式,引进具有专业资质的企业或社会组织运营、管理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实现有条件的公建民营。”苏州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处长刘贵祥表示,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与纯民营养老机构不同,它承担“保基本、兜底线、补短板、调结构”的社会责任。

据了解,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优先满足本地区经济困难的老年人的入住需求,由当地政府确定最低保障床位和最高收费标准。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纳入市养老服务数据中心管理平台,实现信息交互,统一监管。刘贵祥表示,引入社会化养老服务团队,要能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护理服务,满足失能、部分失能老年人的刚性养老需求,然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拓展日间照料、助餐助急、培训指导等综合性服务。

尽管条件“苛刻”,但这场养老服务“外包”竞争依然激烈。“这个项目对资质要求很高,我们前前后后跟踪了两三年,一起竞标的有3家公司。”苏州福星医疗养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魏谋文表示,承接运营一个既有的成熟物业比民企独立兴建一个养老机构成本和风险都要低得多。

按照协议,常熟市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对梅李镇、大义镇、浒浦镇、古里镇的“养老服务综合体”具有15年的经营权。租金比市场价优惠,从院长任命到服务团队组建均由福虞健康养老有限公司决定,政府给予了充分的管理自主权,但魏谋文坦言,前期1500万元的改扩建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公司更要靠优质服务赢得口碑和市场,“如果运营得好,对政府、对企业、对百姓,是三赢。”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全市建有养老机构226家,各类养老床位83811张,千名老年人拥有各类养老床位45.8张。在很多人概念“中,农村老人不愿意离家养老,可现在这种观念有了很大的变化。”倪宏说,锦丰镇60周岁以上老人约有2万名,占户籍人口六分之一,目前全镇共有大大小小的养老机构6家,共有床位1500张,其中一家拥有500张床位的民营护理院还在试运行阶段已有近200名老人入住。

“当然市级财政也会统筹安排,按以奖代补方式给予奖励,标准为建安经费(不含土地和设备费用)的30%,奖补资金为专项经费,必须落实到具体项目。”刘贵祥表示,从今年上半年汇总来看,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推进速度还不尽如人意,因为土地、规划、资金、推进力度等原因,目前全市还有10个镇(街道)正在选址中,尚有19个镇(街道)没有启动。

本文章与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本文章禁止转载

网友0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