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居利家 >养老资讯 >养老动态 >养老院违规吸收公众存款老人的“养老钱”来打退堂鼓?

养老院违规吸收公众存款老人的“养老钱”来打退堂鼓?

  • 2019/10/21
  • 来源: 凤凰安徽站
  • 分享到:

摘要:如果家里有老人,请点击这里…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骗子们也开始关注老年群体,思考自己的终身养老钱。铜陵的一些老人最近给我们打了电话。

如果家里有老人,请点击这里…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骗子们也开始关注老年群体,思考自己的终身养老钱。最近,铜陵的一些老人打电话给我们,说他们的养老金没了。
2019年8月6日,我们在铜陵一栋旧住宅楼里遇到了76岁的张淑英。一个人住,她过着俭朴的生活,每顿饭只有一种蔬菜和一顿饭。这台旧的窗式空调还在家里使用。她告诉我们,在参加黄山小卫第一养老院项目之前,她亲身经历过。除了黄山优质的养老环境外,参与方式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在张淑英与黄山市小威第一保健服务中心签订的《养老服务合同》中,明确规定:张淑英购买黄山市小威第一白金会员卡,金额为20万元,并承诺获得每年16%的养老补贴。以及入住养老院的资格,服务费七折。但事情很快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2017年5月9日,小伟第一法人王某、股东罗某被黄山市公安局黄山分局刑拘。后来,他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张淑英的20万元能否归还,从此成为一个疑问。在铜陵,像张淑英这样的老人不在少数。他们少花几万元,多花几十万元。突然,他们失去了生命。在采访中,我们想知道老人们是怎么掉进这样的陷阱的。什么样的会员卡值20万元?所谓的高利率背后是否有高风险?他们没想过这些问题吗?

                                    养老院违规吸收公众存款老人的“养老钱”来打退堂鼓?
老人们说他们对我们提出的问题有疑问。但“供养老人”一词准确地打击了他们内心的不安全感。同时,“黄山区民政局”的招牌让他们一次次放下警惕。在民政局向黄小仙养老投资有限公司的回复中,充满了“积极鼓励”和“领袖认同”等字眼。同时,黄山区民政局、黄山区招商局作为甲方与公司签订的另一份项目合作协议书上,写满了“重点项目”、“重点项目”、“甲方审核”、“甲方监督管理”等字样。不难想象,这些材料给老人们的心脏增加了多少。法院判决后,公司负责人王某、罗某、合伙人等先后依法执行。然而,老人们并不期待“养老金”的回归。这个结果让老人们感到困惑。罪犯已经被杀了。为什么他们的钱没有消息?参观第一站:黄山区养老院(原孝感第一养老服务中心)参观事宜:请投资采访第二天,记者和老人一起找到了黄山区这家养老机构。与老年人不同的是,“孝为先”的牌子被去掉了。
但现在员工还是一样。既然还在正常经营,为什么老人们不能来住呢?在老人眼里,“孝为先”虽然是他们选的牌,但他们投资的实体还在,这件事怎么可能不合理呢?后来,工作人员告诉老人这是钱。整个“孝为先”工程存在这么大的问题,老人投入的资金找不到了。负责招商引资和监管的民政局呢?据该工作人员介绍,黄山区民政局没有受到影响,现任领导升迁正常。探访第二站:黄山市黄山区民政局探访:请帮忙找投资款来黄山区民政局,一位王主任接待了我们。他告诉老人,来自合肥、安庆等地的会员也多次来访。受害者也很普遍。不过,当老人们问民政局面对目前的困境是否应该做点什么时,王局长说这与民政局无关。据该负责人介绍,民政局早在2015年就知道了小威第一公司的非法集资行为。但事实上,直到2017日,公司才打着民政局的旗号,打着养老中心的名义筹集资金。在此过程中,黄山区民政局是否真的受制于合同不能终止合作?记者发现,双方的合作协议表明,一旦孝顺是第一家违反法律法规的公司,黄山区民政局有权终止合作。
遗憾的是,黄山区民政局不仅没有终止合作,还先后收取了该公司支付的租金。据说羊毛来自绵羊。租金从何而来不言而喻。作为一种手段,公办和民办应该促进养老服务的发展。但是,由于监管不严,监管不力,犯罪分子可以乘虚而入。他们不应该作为相关主管单位主动出击吗?当他们知道对方有违法行为时,仍然继续收取租金,让他们作弊。这是黄山区民政局所谓的正常配合吗?探访第三站:黄山市黄山区法院探访事项:向法院索要投资款时,还是上午上班时间,但老人们多次打电话给负责此案的周院长,无人接听。但我得等到下午才能找到法院的请愿办公室。信访办的女同志听了大家的投诉,很快就找到了一直打不通电话的周校长。据周某交代,法院的判决包括了赔偿的内容。之所以没有执行,是因为受害老人没有来申请执行。不过,他随后转身说,即使可以执行应用程序,效果也不理想。按理说,这3000多万是赃款。法庭不应该在查明他们的去向后尽力找回他们吗?面对这样的局面,老年人如何才能为自己的权益而战?走出黄山区法院后,老人说,他们能认清法院60%的答复,不能认清判决书中没有涉及民政局的内容。针对民政局的问题,老人说他们只能玩三星。一个以“公办民办”政策为基础的公益性养老项目,最终成为一个涉及6000多万基金、3000多万会员的非法集资案件。怎么了?谁为违法者提供了诈骗的温床?谁让非法集资行为掏空了老人的“养老钱”?然后我们向法律界咨询了相关信息。令人惊讶的是,当黄山区民政局和王阿让签订合同时,小卫县公司没有成立,更遑论相关资质。   本文章与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本文章禁止转载

网友0评论

二维码